石林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7年典型案例】罗甲诉罗乙民间借贷纠纷案

2018-03-12 21:01:46 来源: 本站

 

罗甲诉罗乙民间借贷纠纷案
 
【案情】
原告罗甲与被告罗乙系亲姐妹关系,被告罗乙与被告骆甲系夫妻关系,骆乙系二人所生女儿,被告罗乙原系农业银行的职员。2014年5月26日,原告罗甲从文山民丰银行贷款700000元,该款转入罗甲女婿夏某账户中后,就直接从该账户中转账690000元至被告罗乙的账户中。之后,被告罗乙先后还款人民币126000元给原告罗甲。另外,2015年6月20日,罗乙又还款人民币100000元给原告罗甲。后原告罗甲诉至本院,请求判决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罗甲借款本金700000元并按照月利率2%支付至还清款项之日止的利息,暂计算至2016年1月20日为人民币126000元。
【审判】
石林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告罗甲从银行贷款700000元后打入其女婿夏某账户中后,又将690000元转借被告罗乙,此时,原、被告之间的借款合同已经成立。关于本案的实际借款人是被告罗乙还是担保公司,根据原、被告提交的证据,可以反映出借款人均是被告罗乙,之后偿还借款均是由被告罗乙一人经手,虽庭审中担保公司陈述是因公司需要资金而委托公司出纳罗乙经手借款事宜,证人龚某也陈述是其公司向原告借款,偿还的相应利息和借款本金均是公司在支付,但双方并未签订书面协议加以证实,原告与证人存在经济利益关系,其辩解本院依法不予采信,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实际借款人依法应确认为罗乙,而不应为担保公司,故被告罗乙应依法承担偿还借款的民事责任,至于被告罗乙与担保公司的法律关系,不在本案审理的范围,罗乙对于担保公司的诉求可依法另案起诉。关于被告提交的农银石党发[2016]2号、农银石发[2016]12号文件,可证实原告罗甲及其女儿谭某与被告罗乙自2011年就一直发生有借贷行为,且涉及资金较大,罗甲通过借款获取高利;被告提交的日期为2014年5月26日的银行转账进账单能证实原告罗甲与被告罗乙在发生本案借款之前也存在资金往来的事实,原告提交的《关于罗甲近年来资金往来情况说明》中也认可此笔借款系银行贷款,结合原、被告之间的亲属关系及多年的资金拆借行为,彼此间应为相当的了解,原告借款目的均为获取高利,而且双方约定的利息也明显高于银行利息或国家规定的利息幅度。作为被告罗乙,长期与原告或原告的女儿存在资金拆借行为,且又为关系较为亲密的亲属,应比较清楚出借人的资金来源,故发生在原、被告之间的借款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双方的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就当赔偿对方因此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在本案中,原、被告之间虽然借贷关系成立,但因双方的借贷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双方成立的借款合同应为无效合同,合同无效归结为自始无效,结合民间借贷交易习惯及原告通过其女婿将资金转入被告罗乙账户的行为已进一步加以证实,故被告罗乙取得的借款690000元,应当依法扣减已支付的相应款项后返还给原告罗甲,至于原告关于利息的请求,因合同无效,其请求依法不能成立,但可考虑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2.75%计算支持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计算扣减被告支付的款项后,被告所欠原告的本金为482796.05元,从2015年7月13日至本判决确定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这一期间的资金占用费,可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原告罗甲请求由骆甲、骆乙与罗乙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因该合同为无效合同,合同无效产生的责任,依法应当由合同相对人予以承担,故其这一请求依法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罗乙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罗甲借款人民币482796.05元。二、由被告罗乙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支付原告罗甲482796.05元自2015年7月13日始至本判决确定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的资金占用费。三、驳回原告罗甲对骆甲、骆乙的诉讼请求及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2060元,减半收取6030元及保全费4650元,由被告罗乙承担。
该案判决后,原告罗甲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7年7月7日作出(2016)云01民终298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该生效判决已进入执行阶段。
【评析】
被告提交的农银石党发[2016]2号、农银石发[2016]12号文件,可证实原告罗甲及其女儿谭某与被告罗乙自2011年就一直发生有借贷行为,且涉及资金较大,罗甲通过借款获取高利;被告提交的日期为2014年5月26日的银行转账进账单能证实原告罗甲与被告罗乙在发生本案借款之前也存在资金往来的事实,原告提交的《关于罗甲近年来资金往来情况说明》中也认可此笔借款系银行贷款,结合原、被告之间的亲属关系及多年的资金拆借行为,彼此间应为相当的了解,原告借款目的均为获取高利,而且双方约定的利息也明显高于银行利息或国家规定的利息幅度。作为被告罗乙,长期与原告或原告的女儿存在资金拆借行为,且又为关系较为亲密的亲属,应比较清楚出借人的资金来源,故发生在原、被告之间的借款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双方的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
综上,虽然原、被告之间的借款真实,但因存在“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这一情形而导致无效。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就当赔偿对方因此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故虽然合同无效,其借款不可按原告主张的利息计算,但考虑被告客观上占用原告资金的事实及双方都存在过错,本案裁判由被告返还原告借款690000元并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2.75%计算支持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
本案的裁判对如何理解和适用最高人民法院于《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具有很好的诠释作用,同时对规范、指导民间借贷行为也具有参考的价值,通过该案的裁判,能引导人们在融资市场应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为之,而不能用“见利忘义、见利忘情”的唯利势图的心态来非法获取高利,扰乱融资市场的秩序,对民间借贷行为具有指导作用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