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8年典型案例】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

2019-06-14 11:39:36 来源: 本站

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

 
案情
杨某某于2011年10月11日起诉马某1民间借贷纠纷,法院作出(2011)石民初字第135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由马某1偿还杨某某借款本金63772元及逾期利息。杨某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法院已经执行10000元,未执行53772元及逾期利息。马某2系上述民间借贷纠纷案被告马某1之子。2014年,石林县鱼龙坝村委会西纳村2组的土地被征收,涉及西纳村地名“白坡”的土地是与马某2签订土地征收协议,土地补偿款93544.2元打入马某2在石林县信用联社大兴分社的账户内。2017年7月28日,法院以“该款属马某1的土地征用补偿款,是以马某2的名字存入”为由扣划了马某2账户内的款项50000元。2017年10月27日,马某2向本院提出异议,本院作出(2017)云0126执异18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中止对马某2账户内的50000元土地补偿款的执行。杨某某对裁定书有异议,向本院起诉,请求准予对马某2账户内的50000元土地补偿款强制执行。
另查明,案外人马某3是马某1等人的父亲。马某1与林某某生育子女马某2、案外人马某4。马某1与林某某未登记结婚,林某某于2013年起诉马某1同居关系纠纷,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由马某1按月支付马某2、马某4抚养费各250元。西纳村地名“白坡”的承包责任地是马某3耕种,该土地登记在马某3之子马某5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内,因马某1离家出走下落不明,林某某要抚养子女和代马某1赡养照顾其父马某3,家庭经济比较困难,经过马某3等人商议就将这块地交给林某某耕种至今。
审判
石林法院审理认为,案件争议的焦点为土地补偿款中的50000元是否为可供执行财产。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涉及被征收的承包责任地是马某3等人商议调整给林某某耕种管理,应为马某1、林某某、马某2、马某4的共同承包责任地,涉及该承包责任地的土地补偿款也应为马某1、林某某、马某2、马某4的共有财产。根据法律规定,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的家属生活所必需的财物不属于可供执行的财产。马某1对其子女马某2、马某4有抚养义务,对其父亲马某3有赡养义务,但因马某1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后,该土地多年来也一直由林某某管理耕种,收益用于抚养着子女马某2、马某4和履行着对马某1之父马某3的赡养义务,马某1的上述义务一直是林某某在代为履行,履行上述义务的基础在于该承包责任地中马某1份额部分的收益,当然包括土地补偿款;综合考虑上述实际情况,法院认为,土地补偿款50000元中的马某1的份额,应当视为马某1对马某2、马某4、马某3履行抚养和赡养义务生活所必需的财产,不属被告马某1可供执行的财产,不应强制执行。判决:驳回原告杨某某的诉讼请求。原、被告均未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评析
执行异议之诉,是一种较为特殊的诉讼,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民事诉讼,包括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和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本案就属于当事人执行异议之诉,具体指申请执行人对人民法院中止对特定标的执行的裁定不服,认为案外人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利,请求法院继续对该执行标的进行执行的诉讼。其目的在于通过诉讼排除对特定执行标的的强制执行,有效保障当事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的程序权利和实体权利。
本案中,法院重点审查土地补偿款中的50000元是否为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通过对该土地补偿款的形成、来源、性质的审查、判断,并综合考虑案件的实际情况,最终认定该土地补偿款50000元中的马某1的份额,应当视为被告马某1对马某2、马某4、马某3履行抚养和赡养义务生活所必需的财产,不属被告马某1可供执行的财产,不应强制执行。
附相关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  对申请执行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经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准许执行该执行标的;(二)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