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9年典型案例】购买两份交强险如何赔偿案

2020-04-26 16:06:22 来源: 本站

 【案情】

2018382120分,姜某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饮酒后(姜某某血样经定性分析检出乙醇成分,定量分析乙醇含量为70.22mg/100ml(乙醇/血))驾驶购买后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办理车辆登记手续的无号牌五羊牌两轮轻便摩托车,由石林县北大村前往石林县月湖村。途中,姜某某驾车沿九石阿公路由西向东行至石林县九石阿公路K42+900M处(肇事处),所驾车辆与前方同向行走的患有精神残疾的行人季某身体相撞,后姜某某所驾摩托车与道路右侧水泥防护桩相撞,造成姜某某现场死亡(经法医检验:姜某某系交通事故致胸腹腔脏器损伤死亡),行人季某倒于道路上后被被告马某某驾驶云A*****号小型普通客车碰撞并碾压,季某经两次碰撞一次碾压现场死亡(经法医检验:季某系交通事故致颅脑并胸腹腔脏器损伤死亡),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马某某驾驶肇事车辆逃逸事故现场,于次日被石林县交警大队民警查获。经石林县交警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造成姜某某死亡及无号牌两轮轻便摩托车损坏事故,确定姜某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季某的监护人季某甲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造成季某死亡及云A*****号车损坏事故,确定姜某某,季某的监护人季某甲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被告马某某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季某于194746日出生,于201838日死亡火化,其生前系农村居民,其妻子平某某于1978年病故,双方婚后育有子女三人,即长子季某甲、长女季某乙、次女季某丙。2018320日,被告马某某与原告季某甲签订《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约定被告马某某负责赔偿原告季某甲安葬费共计65000元(陆万伍仟元整),超出国家标准(国家标准为叁万玖仟肆佰伍拾贰元整)的金额计入民事赔偿款。后被告马某某赔偿了原告季某65000元。被告马某某为其所有的云A*****号车辆于20171111日在被告人财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20万元商业三者险(含不计免赔),保险期间自2018210时起至201913124时止,于20171215日又在被告平安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50万元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间自20181300时起至201912924时止。本次事故发生于两份保单的保险期间。庭后被告马某某申请对被告人财保险公司提交的《机动车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单》及投保人声明上其本人签名真伪进行鉴定。本院摇号确定由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对上述事项进行鉴定。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1225日出具天禹司法鉴定中心《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机动车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单》及投保人声明上“马某某”签名字迹与提取的马某某签名字迹不是同一人所写。原告季某甲、季某乙、季某丙在庭审中明确表示放弃要求姜某某的法定继承人承担赔偿责任,现要求三被告承担赔偿责任,诉至法院。

【审判】

本院认为,死亡赔偿金,因季某系农村居民,事故发生时已满70周岁,应按照2017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10年,为98620元(9862元/年×10年);丧葬费,按照2017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95688元,计算六个月为47844元;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原告主张按照10人计算三天,本院予以确认,但其主张每天每人160.70元,因未提交证据证实误工人员的收入状况,本院按照2017年度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天84.92元(30996/÷365,计算为2547.60元;交通费,原告提交的证据虽不足以证实实际支出交通费3000,但鉴于原告办理丧葬事宜需支出交通费的实际,本院酌情支持1500;精神抚慰金,因季某死亡让原告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应给予一定数额的金钱补偿以抚慰其精神痛苦,本院综合考虑本案案情及各方当事人的过错,酌情支持10000。综上,原告经济损失总额应为160511.60元。

本案中,被告马某某先后为其所有的A*****号车辆在被告人财保险公司、平安石林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两份保单均已生效,而本次事故发生于两份保单的保险期间。因交强险系国家为了保证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基本赔偿而设立的非营利性的保险险种,实行统一的责任限额赔偿而非填补损失,故原告只能得到一份赔偿。我国保险法已将发布有关保险业监督管理规章的权力授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实施,而《交强险承保实务规程》明确规定,被保险机动车投保一份以上交强险的,保险期间起期在前的保险合同承担赔偿责任,起期在后的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平安公司所承保的交强险保险期间起期在前,应由其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110000元。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外的损失50511.60元(160511.60-110000元),依据石林县交警大队关于造成季某死亡事故,由姜某某和季某的监护人季某甲承担该事故同等责任、被告马某某承担同等责任的认定,故本院认定由被告马某某承担50%的赔偿责任,计25255.8050511.60×50%)。被告马某某为A*****号车辆分别在被告人财保险公司、平安公司购买了商业三者险,依法应属于重复投保,二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赔偿范围内按保险金与保险金总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被告马某某在本次事故发生后存在肇事逃逸情形,而肇事逃逸属于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明令禁止的行为。根据机动车保险条款规定,保险人将肇事逃逸违法行为纳入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的免责事项,符合公序良俗,故被告人财保险公司、平安石林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范围内不负赔偿责任。被告人财保险公司提交的《机动车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单》及投保人声明上“马某某”签名字迹经鉴定虽不是被告马某某本人的,但不影响其公司依据被告马某某存在肇事逃逸情形而拒赔。现被告马某某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5255.80元,从已赔偿65000元中扣除后,原告应于收到保险赔偿款时将多余款项39744.20元返还被告马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判决如下:一、由被告平安石林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季某甲、季某乙、季某丙经济损失110000;二、驳回原告季某甲、季某乙、季某丙的其他诉讼请求;三、由原告季某甲、季某乙、季某丙于收到保险赔款时返还被告马某某款项39744.20

一审判决后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评析】

本案的疑难点在于被告马某某为肇事车辆购买了两份均生效的交强险,如何认定交强险的赔偿问题。交强险是国家为了保证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而设立的非营利性保险险种,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三规定“交强险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责任限额赔偿而非填补损失”,交强险具有强制性、法定性、保障性、公益性的特点,同一车辆购买两份交强险后发生交通事故时,受害人只应获得一份交强险赔偿。由于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并未规定存在两份交强险时如何赔偿,我国保险法已将发布有关保险业监督管理规章的权力授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实施,法院可以参考保监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承保、理赔实务规程要点规定,被保险机动车投保一份以上交强险的,保险期间起期在前的保险合同承担赔偿责任,起期在后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平安公司所承保的交强险保险期间起期在前,故认定由其公司在交强险内承担赔偿责任。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

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   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