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9年典型案例】父子俩为房屋拆迁款翻脸对簿公堂案

2020-04-26 16:07:38 来源: 本站

 【案情】

原告吴某甲系被告吴某乙之父,原告吴某甲之父吴某丙在世时其所生两个儿子吴某丁与原告吴某甲分家时,通过抽签并做了相应补偿后,原告吴某甲分得了吴某丙的老房屋。被告吴某乙在1986年与胡某结婚,结婚几年后,与原告父亲吴某甲分成两户,后以自己的名义批建了现居住的天生桥村某甲号房屋。1992年、1994年原告吴某甲分别从李某甲、李某乙处购房最终形成了天生桥村某乙号房。之后,被告吴某乙对某乙号房进行了相应的维修。2007年土地顺延承包时,原、被告以户为单位顺延承包村集体土地,其中被告吴某乙为承包方代表人,原告吴某甲为承包经营权共有人。20141024,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在天生桥村粘贴了《关于禁止在鱼龙水库工程占地及淹没区新增建设项目和迁入人口的公告》,天生桥村某乙号房因建设鱼龙水库需占用,12月工作人员对某乙号房丈量,原告吴某甲向工作人员明确表示:该房量成二份,自己和儿子吴某乙各占一份。工作人员按其意思表示进行了丈量并在天生桥村老年协会进行了公示,原告吴某甲在公示期没有提出异议。之后,工作人员找原告吴某甲去签《移民搬迁(拆除)安置补偿协议》,原告吴某甲的一个女儿阻止,吴某甲没有签字。后吴某甲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对天生桥村某乙号房屋享有所有权。

【审判】

从我国现有房地产所有权确认的法律法规看,城市的房屋一般以房产证或不动产权证登记的为准,农村的房屋以集体土地使用证为准,且农村的宅基地通常是以户为单位。但无论是城市或是农村,所有权的确认基于一些特殊的身份关系,即便在证照上没有登记,仍可成为隐型的共有权人。本案诉争的天生桥某乙号房屋,原告吴某甲本人也不能提交登记为自己的集体土地使用证,但从其提交的证据看,均可证实其本人肯定是天生桥某乙号房屋的所有权人之一,对此被告吴某乙也不存有异议,但并不能排除存在其他共有人的情形。而根据本案查明的天生桥某乙号房屋形成的历史根源:一部分是从原告吴某甲的父亲吴某丙在世时分家所得,一部分是从他人购买所得。而购买房屋之时,被告吴某乙已成年并结婚,且在平时的生产生活中,原、被告作为父子关系,即便分了户,但并没有严格之区分,被告吴某乙仍对某乙号房屋进行管理、修缮,土地仍以一户进行承包、原告的身份证登记住址为天生桥村某号等一系列事实,不能简单的否定被告吴某乙系天生桥村某乙号房屋的共有权人资格,更为重要的是,在房屋征收丈量之时,原告处分房屋的民事法律行为更能说明这一点,且工作组的相关人员也按其处分的意思表示进行了公示,在公示期原告并未提出异议。而对于原告请求确认原告对天生桥村某乙号房屋享有所有权的请求上述已明确,原告吴某甲提交的证据能充分证实其对天生桥村某乙号房屋享有所有权,但不能排除被告吴某乙也是该房屋的共有权人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百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吴某甲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本案现已生效。

【评析】

石林县鱼龙水库工程项目是经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竣工后的水库可以有效开发利用和优化区域水资源配置,对于改善当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促进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本案系因推进鱼龙水库片区移民安置工作中引发的房屋权属确认的历史遗留的纠纷,诉争双方房屋权属的确认不仅关系到拆迁户的拆迁补偿款和安置房屋的分配等直接的经济利益,同时对于推进水库工程项目建设进度、促进我县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司法指引作用。本案原告虽提交了与涉案房屋有关的历史凭证,即分家协议和购房协议,但原告在取得涉案祖遗房屋时,被告已面临成家立业的阶段,同时被告在建盖新房后仍对涉案房屋进行管理修缮,并且根据被告提交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能够证实原、被告的户口均落在被告建盖的某甲号新房上,二人均以该户为单位向村集体承包有责任田,因此不能简单认为仅仅是原告对双方争议的坐落于天生桥村某乙号房屋享有权利。另外,水库移民搬迁组工作人员在丈量涉案某乙号房屋时,原告已经向工作人民明确表示自己和被告各对涉案房屋占有一份权利,工作人员根据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进行了公示,原告吴某甲作为一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民事法律活动中设立了承认被告对拆迁房屋享有权利的民事法律关系的行为,该行为一旦做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未经对方的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故本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的,由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建设用地使用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是民事主体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的行为。”     

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民事法律行为自成立时生效,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第二款规定:“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未经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民事法律行为。”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