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姜贤永等诉李运中等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

2014-07-16 15:52:11 来源: 本站

 

《中国法院年度案例》

 
姜贤永等诉李运中等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
 
本案既有财产损害赔偿,又有人身损害赔偿,两者法律关系不同,是否可以并案审理?死者系农村户口,是否可按城镇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计算死亡赔偿金?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0)石民初字第820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3、当事人
原告:姜贤永、普丽华、向红菊、姜舒影、姜舒禹。
被告:王东红、石贤龙、李运中、河南省开封杞县五合搬运有限公司、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开封中心支公司。
[基本案情]
2010年6月14日15时30分,被告王东红驾驶李运中、石贤龙所有并挂靠于五合搬运公司的豫B.CC699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豫B.3539挂号“恩信事业”牌重型厢式半挂车,沿国道 326线由南向北行驶至326线K1178+400M处时,所驾车辆越过道路中心双实线,驶至其行驶方向道路左侧对向车道内。其所驾车辆左后侧部位与迎面驶来的姜继宝驾驶的云G95125号“尼桑”牌小型客车车身左侧发生相撞,造成姜继宝现场死亡以及两车不同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王东红未立即停车、保护现场,且未报告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驾车逃离现场,后被民警查获。该事故经石林县交通警察大队勘验后,确认死者姜继宝无违法行为,由王东红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李运中之子与死者的亲属对丧葬费达成赔偿协议:由豫B.CC699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豫B.3539挂号“恩信事业”牌重型厢式半挂车车主赔付死者家属丧葬费31500元。2010年6月18日已支付了13000元。死者家属来处理丧葬事宜时,支付了停尸、运尸等费用4580元及一定的交通费。死者姜继宝所有的云G95125号“尼桑”牌小型客车经云南诚业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云诚业价评字[2010]第141号评估报告书确认损失为102072.50元,支付了鉴定费4000元、支付施救费1500元、车辆看护费2900元。
死者姜继宝户口虽在农村,多年来一直在弥勒县弥阳镇办厂经商并在弥勒县城购有住房,其父姜贤永生于1940年11月18日,其母普丽华生于1943年2月17日,二老一生共生育四个子女。姜继宝、向红菊夫妇生育有两个女儿,现两个女儿均在校读书,均已年满十八岁。豫B.CC699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及豫B.3539挂号“恩信事业”牌重型厢式半挂车均在天安保险开封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保单号分别为NO:0800070786和NO0800070787。保险期间均为2010年3月29日至2011年3月28日止,发生事故时在保险期间。
[法院裁判要旨]
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给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的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若是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双方具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在本案中,作为挂靠单位的五合搬运公司为豫B.CC699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豫B.3539挂号“恩信事业”牌重型厢式半挂车在天安保险开封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在该车发生交通事故之时,天安保险开封中心支公司依法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对该车给第三人造成的人身损害及财产损害按分项限额承担责任。被告王东红系驾驶员,其有义务对自己所驾车辆进行保养、维护、安检,正是由于其疏忽,使所驾车辆不符合安全行驶标准,存有安全隐患,致使发生交通事故并对发生的交通事故承担全部责任,故被告王东红对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付不足的部分,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被告王东红应与雇主石贤龙、李运中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五合搬运公司依法应与王东红、石贤龙、李运中对天安保险开封中心支公司对原告赔付不足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根据原告提交的多份证据,说明姜继宝已多年脱离了农业生产,不以农业收入为其主要的生活来源,故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可按城镇居民上一年度人均可支付收入标准计算;原告姜贤永、普丽华的生活费,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实二人长期在城镇生活,故其生活费依法应按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原告提出的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本院将酌情考虑,原告的亲属在此次事故中不幸死亡,给原告造成了精神上的伤痛,但其提出的精神抚慰金数额过高,本院酌情考虑。对于原告提出的施救费2000元、停车费3000元的请求,原告庭审后及时提交了施救费发票及车子看护费收据,可证实其客观支付了施救费、车子看护费共4400元,对此,本院予以确认。
石林彝族自治且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原告姜贤永、普丽华、向红菊、姜舒影、姜舒禹的经济损失461471.25元,由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开封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赔付范围内赔偿原告因姜继宝死亡的死亡赔偿金220000元;赔偿车辆损失4000元。
二、由被告李运中赔偿原告姜贤永、普丽华、向红菊、姜舒影、姜舒禹因姜继宝死亡产生的丧葬费18004元,扣除已经支付的13000元,实际还应支付5004元。
三、原告姜贤永、普丽华、向红菊、姜舒影、姜舒禹的剩余损失219467.25元,由被告李运中、石贤龙、王东红、河南省开封杞县五合搬运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赔付事项,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执行。
[法官后语]
本案系一起交通事故致人死亡引发的赔偿案件,它基本包括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所涵盖的内容,其审理亮点在于不仅就同一起交通事故在一案中对人身损害赔偿与财产损害赔偿合并立案审理一并判决,体现了诉讼效率;同时涉及到主挂车同时投保了交强险时,发生事故主、挂车均承担保险责任;同时,在本案中,保险公司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提出“保险公司应予免责的辩解观点”依据交强险的性质也得到了很好的处理;受害人的子女已经成年,但尚在校读书,其提出赔偿义务人应赔付教育费的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以及驾驶员作为雇员为何要与雇主承担连带责任等诸方面的司法实务问题均在本案中予以解决。
该案的审理,促使我们对一些具体司法实务作一些反思和探究。在信息、人员高速流转的当代社会,道路有限,交通工具迅猛增长,而驾驶员的驾驶技术、安全防范意识较差的条件下,交通事故发生频繁。在处理此类案件之时,如何方便当事人诉讼,降低诉讼成本,提高诉讼效率是我们首先值得考虑的。其次,在法律法规无明确规定之时,法官虽不可随意创制法律或曲解法律,但如何从现有的法律法规的立法意图、综旨原则来理解法律,运用法律技巧来更好维护受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尤为重要。再次,如何在具体行业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也应引起重视。保险通常为商业险,在出现保险事故时,投保人与保险人订立的书面合同是处理纠纷的依据,但在商业险形式日益增多的同时,应加大社会保险的创制,必要时可考虑国家行政权力的干预,让更多的人参与,增大“强制性”和“社会性”,社会保险机制完善的景况下,可最大限度的降低风险,确实最大限度的维护受害人因风险遭受的损失。
编写人: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圭山法庭 唐云龙
 
 
 

附:姜贤永等诉李运中等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年度案例.doc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