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6年典型案例】地下设施损害赔偿纠纷案

2017-11-21 11:05:45 来源: 本站

 地下设施损害赔偿纠纷案

 

【案情】

原告崔某某系柏某乙的配偶;原告柏某甲、柏某丙、柏某丁系柏某乙的子女;原告耿某某系柏某乙之母。201322上午11许,被告汪某某到汪家河村村口的一水窖(该水窖系被告罗某某家烟地里的水窖)挑水,发现水窖内有一具尸体(柏某乙)。经公安机关勘察,该水窖距水泥路边195cm,窖口外侧直径70cm,内侧直径67cm,水窖井盖呈半掩状,水窖井口最宽处为32cm。水窖编号为530126208205222XXSC2XX字样,标识为“中国烟草”。石林县公安局进行了DNA勘验对比等,确定水窖内的死者系原告柏某丙的父亲柏某乙。2013412,石林县公安局作出鉴定意见,认定柏某乙为“溺水死亡”。2013423石林县公安局认为没有证据证实有犯罪事实发生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2014725,五原告以汪某某、罗某某、石林烟草公司、石林烟草专卖局为被告提起赔偿诉讼,要求四被告承担连带责任。

 

【审判】

石林法院审理认为,石林县烟草公司、石林县烟草专卖局、汪某某不属于水窖的管理人、使用人,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罗某某作为水窖的管理人、使用人,水窖系生产性水窖,虽在罗某某的责任地内,但从道路到水窖要经过地埂,尚有195cm的距离,并有刺栏的保护,水窖有较重的井盖覆盖,管理人罗某某无明显的管理瑕疵,依法不应承担责任。故本院驳回了五原告的诉讼请求。

评析

安全管理注意义务是有一定限度的,管理人设置了栅栏防护并且田地周围有约1高的地埂,再者根据村里的生活习惯,天然蓄水的水窖因需要灌溉进行修建,水窖的盖板均不上锁,方便村民取水,管理人已经尽到了合理且审慎的管理注意义务,无限度扩大管理人的安全管理注意义务无疑扩大了管理人的责任,对于管理人有失公平。另外,本案为举证责任倒置,管理者已经初步举证证明自己已经尽到了管理职责,那么原告方主张管理者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应承担败诉的风险。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  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承担侵权责任。

窖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承担侵权责任。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